我们该如何关注农村和扶贫?看看普通的她是怎么做的

心暖弋江花自开

10月16日清晨7点,在国家扶贫日的前一天,50岁的王桂翠和几位志愿者紧紧揣着一笔笔助学金和一份份受助学生名单,从市区前往熟悉的南陵乡村学校和孩子们家中。

?这几年,几乎每个月,王桂翠都会这样从繁华的市区来到偏僻的乡村学校、走进贫苦的农村孩子家中,或走访核实孩子家庭信息,或发放筹集来的捐款物资,或献上自己的绵薄爱心。是的,她是一位志愿者,来自芜湖阳光爱心协会,专注贫困孩子助学、成长。早在2009年时,她就一对一助学了芜湖县花桥镇的女孩小雯,当时,小雯刚刚读初一,父亲常年不归家,身体不好的母亲靠着种田含辛茹苦抚养着小雯。王桂翠了解到小雯家的情况后,每年都会送去一笔捐款,初中时600元,高中时加到1000元,一直资助到2014年小雯如愿考上大学。2015年,她又重新资助了3位孩子,今年她共资助了5位孩子,既有小学生,也有初中生,来自无为县、芜湖县的不同农村,光这笔资助款,今年她已掏了近5000元。

不仅仅只是捐资助学,为了帮助越来越多贫困农村孩子放飞梦想,王桂翠做的还有很多。她联系爱心单位、组织爱心义卖,将募集来的资金或长期助学孩子,或购买图书捐赠乡村学校;她走进事实上无人抚养孤儿的家中,沟通交流、送去温暖,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她参加 “爱心储蓄罐”的认领,号召家人和她一起每天捐出一元钱,一年帮扶一个农村贫困家庭……甚至一位来自湾址镇的贫困学生老师,退休以后身患尿毒症遇到了困境,她和协会的几位志愿者都坚持每月去探望慰问,一直到老师临终前,仍然风雨无阻到医院陪护。

或许你会认为王桂翠有钱或者有大把时间。其实都不是,她出生在鸠江区汤沟镇的一个小乡村,兄妹较多,家庭贫苦,上了初中后不得不辍学自力更生。摆地摊、开小店、当售货员……各种艰辛。最苦的5年,她一人带着孩子,兼三份职:早上3点钟起来送牛奶,8点钟去保险公司上班,中午再去华亿上班。一直到6年前,她才只做保险业务。所以,每一笔捐款,她都是节省生活开支奉献的;每一次参加爱心活动,她都是放弃各种时间挤出来的。昨日到南陵发放助学款,她也不得不向公司请了假。

为什么要如此志愿服务、奉献爱心?王桂翠坦言,她出生成长在农村,深知农村生活的不易,深知贫苦孩子的期待,在一步一个脚印艰辛来到渴望的城市生活时,她无法忘记自己的本自己的根。所以,即使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她也掏了3000元,和侄子、村委会一起修好了通往村口的那段泥泞路;即使父母都已过世,她还经常回老家农村看看,亲戚邻里来市区找她帮忙看病有事,她从来也不拒绝;更何况再次亲眼见到和自己小时候一样艰难的农村娃,她肯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伸出援手。“如果往前算一算,应该每个人和农村都有着各种关系。”王桂翠认为,农村的崛起发展需要很多力量,期待每一个普通市民都能以自己的方式,关心农村的人和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媒体记者 芮娟 文 图片由王桂翠本人提供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